主页 > 最具权威 >从邓丽君到岛屿天光──改变生命的那曲音乐 >

从邓丽君到岛屿天光──改变生命的那曲音乐

从邓丽君到岛屿天光──改变生命的那曲音乐

书与青鸟,在複杂纷乱的尘世中,从书本的青鸟进入灵魂独处的世界,思考书跟现实的连结、人和作者的知识脉络并深入自我,从中谱成一幅澄澈灵魂的意象。书店原始建筑的三角形窗,传递一个人无法独自生存的,需与大自然孕育共生,青鸟能穿越其中并互补于不同层次里,在面临世俗环境中始终坚守信仰。让阅读重新定义自己的灵魂,让书店因独立而自由。

「请容我花点时间说个故事给你听,我想让妳理解邓丽君对我的意义。」某个春日的早晨,我接到这通从大陆打来的越洋手机电话,我静静地听,他缓缓地说了一个上午。

1970年代的中国,他年纪还小,每日的工作就是放牛,放着牛儿到山上吃草,日复一日他都坐在山坡上静静望着远方的辽阔草原。某天来了一个男人,偷偷摸摸带了一台收音机和一卷录音带,他神秘地躲在远方草丛里,回头望了望四下景况,接着按下了播放钮,机器里响起一曲音乐,就是邓丽君。他说:「我无法形容初时听到的感动,我无法形容详细,我只能告诉妳:从那天起我的世界变了,看到的树木和草原有了颜色,生命里有了希望,有了寄託,有了期待,我在心里默默立下誓言:总有一天我一定要办场属于这女孩的演唱会,总有一天!」跟我通电话的他已是五十几岁的中年人,为了这场音乐会他期待了半个辈子,因为这曲音乐改变他的生命!

这是四年前我在「邓丽君文教基金会」任职时,央视传媒集团的总经理在电话里头对我说的故事,我们后来见了面也谈成了「同一首歌」邓丽君演唱会的六十场巡迴,每一场,我都在心里想起那通电话。

如果一曲邓丽君可以改变一个人、甚至是许多中国人的生命,那幺影响台湾的一曲音乐是什幺?

「邓雨贤的曲子,隐隐含着光明与希望……台湾人在异族统治之下,痛苦呻吟,他们渴望的,正是光明与希望……」邓雨贤是台语民谣之父,民谣是一个民族音乐的灵魂,他开启了民谣也正代表了台湾音乐史的起点。《传‧邓雨贤》描写1920年代台湾音乐史的起点,这块土地上的每一对耳朵都听过的声音,会成为每个人血液中潜移默化的影响,邓雨贤用音乐表达的,就是这种台湾人的声音。

四十年后的民歌时代,台湾有陶晓清、杨弦、木吉他合唱团、李宗盛、胡德夫、吴楚楚、李建复、邰肇玫、杨祖珺、包美圣、侯德健……等知名民歌手走过的民歌记忆;1972年,李双泽「唱自己的歌」用〈美丽岛〉吶喊出民主自觉。马世芳着作的《地下乡愁蓝调》里,我最喜欢他描写的〈那时,我们的耳朵犹然纯洁〉──

我的朋友SY几年前到牯岭街闲晃,有家旧书摊不知怎幺弄到六七百张电台资料室淘汰的黑胶唱片,……SY趴在店里翻了整整一下午,赫然翻到这张逃过劫数的杨祖珺专辑,……只有〈美丽岛〉被画了一个大叉叉,想来是「送审没通过,严禁在电台播放」的意思。SY没有旧式唱机,却又按捺不住兴奋,当场飞车来找我,连手都还没来得及洗,我们摒住呼吸,抽出这张唱片……。

这段形容中写实的描绘,两个少年压抑心跳不止的冲动和兴奋,他们摒住呼吸,用心呵护着这张不见天日的杨祖珺《美丽岛》黑胶,用靠在怀里的脆弱,期待可以保护这段被威权隐匿不见的历史,和曾经萌芽又被扑灭过的民主意识,我也渴望从文字故事里,拼凑出过去记忆的样貌。音乐犹如一条时光隧道,回应我的祈求带我走回过去的台湾。

七十年后的2014年,灭火器乐团在318学运时创作演唱的〈岛屿天光〉,当时没人料到,这个看似微小的反抗,终有一天也在大众殿堂上成为主流的声音。

有人说台湾音乐有了民主自觉和市民意识是从台语民谣开始,民谣、民歌、摇滚,这些曲调流荡在历史故事里,让现今的我们聆听音乐时,即能回想过往历史岁月,音乐一层又一层的谱出我们共居城市的记忆之核,每个时代都有自己的音乐符号,文化里和时代的记忆,可以透过重新诠释的音乐,超越族群,跨越种族的藩篱,藉由旋律达到族群情感的融合。

现今还在中国巡迴的「追梦‧永远的邓丽君特展」,持续用歌曲和文化将影响力无限延伸,邓丽君的歌声和音乐给了期待自由的人们希望。代表台湾的台语民谣之父邓雨贤与他的歌曲流传至今、曾是禁歌的《美丽岛》也在2000年首度站上总统就职典礼舞台,代表人民吶喊的〈岛屿天光〉在2015获得金曲奖最佳年度歌曲。这些志士用生命和音乐持续影响每一位台湾人,每一曲都将改变我们的生命。



上一篇: 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