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F生活店 >【时光机】他做出惊艳美国毒舌厨神的台式蛤蛎汤念康乃尔时却看不 >

【时光机】他做出惊艳美国毒舌厨神的台式蛤蛎汤念康乃尔时却看不

【时光机】他做出惊艳美国毒舌厨神的台式蛤蛎汤念康乃尔时却看不

对逃难的一代而言,家乡虽然远在天边,但岁月静好就是一家人能坐在一起吃一桌满满的家乡菜。34岁的Jason在美国出生,美国就是故乡,上一代的味道对他来说没有漂泊失根的感伤,只有家人无保留的爱:「我奶奶以前会做满满一桌菜,花一整天的时间,那不是爱,是什幺?」奶奶为了追求故乡的滋味,还在后院种了小黄瓜、大白菜:「奶奶说台湾的小黄瓜比较脆,美国买的吃起来都不对。」

Jason在《厨神当道》以一道「台式蛤蛎汤」加入很台的九层塔调味,让毒舌评审惊豔,也一举打开他在台湾知名度,「每天睡前,我妈会煮绿豆汤、小汤圆,有时是切点水果,我们会坐在厨房边聊天边吃东西,所以吃对我来说,就是跟家人的快乐记忆。」他的父亲是科学研究人员,母亲是营养师。母亲坚持每天下厨做饭,就算加班回家,她还是能做出一锅砂锅鱼头当晚餐。

「我从小爱吃,什幺都吃,看别人东西没吃完还会问,你这个要吃吗?可以给我吃吗?吃得太多,常常吃到吐。」他完全以肉身实践对食物的热爱,他夸张地形容:「我这个人脑子装的就是只有食物而已。」旧照里也常见食物的蹤影,譬如小学时穿着厨师服在厨房里帮忙拌水饺馅,背景还有一个大同电锅:「我上大学还偷拿我妈的大同电锅去学校,我妈一直要我还她。」另一张照片,则是他高中时,感恩节自告奋勇,第一次做出了十人份的甜点给家人吃,摆盘和味道完全专业水準。

这是Jason Wang高中时的感恩节,第一次自告奋勇为家人下厨,準备了十道甜点。(Jason Wang提供)

他高中还曾带朋友回家,为了招待朋友,光一个BLT三明治就做了3个小时:「我做事比较慢,看食谱又很专注细节…现在不会这幺慢了。」只要有食物就能让他开心,他的名片印着不同的菜色,交换名片时,细细解释上面菜色的做法,彷彿要介绍的是菜,而不是人。

毕竟是美国梦里的少数族裔,他有次带着肉鬆三明治去学校,同学笑他的三明治的肉鬆颜色很像大便。他还没来得及反应,另一个广东女孩跳出来反击:「你们美国人吃的花生酱那个颜色才是大便吧!」如今他成名了,大家愿意听他说食物,IG贴了滷味豆干和牛肚,老外不再觉得噁心,反当成新奇的异国料理充满好奇。

热爱食物的青少年出身于名校康乃尔大学:「我大学分别申请了植物系、法文系和音乐系。」从艺术横跨科学与语文科系,可以得知这是一位「兴趣广泛」的学生,但这不是一件好事:「很多事我可以做得很好,但并没有太多热情,所以很快就失去兴趣,好比数学、科学、法文。」

他申请到康乃尔的植物系,大一结束,他虽喜欢植物,但对整天待在实验感到无趣。基于对食物的热情,转系念饭店管理,又再一学期,他发现管理与食物是二回事。虽然正业念得七零八落,他管理学校的植物花房、参加音乐社团,四处做菜给同学吃,课外活动没有一刻闲着。他带着哭腔描述当年的情况:「每学期结束,我很沮丧打电话回家跟妈妈哭诉:『Mom, I don't like it!』」他身边尽是优秀的同学,依着自己的目标前进,唯独他茫茫不知未来,一想到就急得哭了。母亲的安慰有限,他靠食物度过那段日子,只是这次不是自己吃。

「你要说逃避也可以,我不想写报告时,就看身边有什幺食材。」有红豆就煮红豆汤,有麵粉就做葱抓饼,小小的宿舍厨房,菜愈做愈複杂,天妇罗、西米露、砂锅鱼头都出现过了。书念得不好,倒是「宿舍食堂」一举成名,同学们只要看到Jason进厨房,就拿着碗在外面等着,他自嘲:「我可能就是花太多时间在这些事上,才会不知道要念什幺科系。」

大二那年,合唱团的老师建议他念音乐系,他试着再次转系,这次终于毕业了,顺利成了高中音乐老师、还是一位声乐歌手。「我从小就学钢琴、参加乐队,我很喜欢音乐,可是不敢想像自己可以念这个。」他回顾自己的成长过程,来自台湾的父母是杰出的科学领域专家,往来也都是类似的人:「我不觉得自己可以靠『不一样』的专业维生。」他以前听到同学的妈妈是「陶艺家」,还会充满怀疑:「那算是一个工作吗?」没想到他现在做的「事业」更不像是个「正常工作」。

他后来领悟了:「人生太短,一定要做自己喜欢的事。」他顿了一下,简直是励志文章的口吻:「人生也很长,就算做坏了,你还有很长的路可以修正。我知道自己很幸运,参加节目,出的题目刚好我擅长,又刚好做了蛤蛎汤,在台湾有了知名度,所以现在有节目可以主持…。」命运之神站在他这边了,大学选科系的经验让他明白,这次要好好把握,不再迟疑了,他刚辞去教职,专心做私厨和节目主持。

回顾过去,Jason从小不管学什幺都比别人优异,但他说:「太顺利的人生不是好事,你会缺少机会认识自己。」可以轻易上手的技能,不见得是热情的所在。一个过于顺利的人生,有时才是最大的考验。



上一篇: 下一篇: